圖:非個體開放類目所需資質證明

個體店可經營類目為旅游攻略和本地玩樂產品,本地玩樂方面號主則需提供粉絲數量以及相對應的影響力證明。


圖:個人開放類目所需資質證明

在禁售類目內,航空公司積分、里程;航空公司積分/里程兌換的機票位列其中。


圖:“小商店”禁售類目

針對無產品供應鏈的公眾號經營者,“小商店”允許接入第三方平臺,如京東、拼多多、當當、有贊等第三方平臺,這也意味服務商、電商平臺或也可成為“小商店”的“供貨商”。

在管理商店方面,此次升級更新后,用戶開通微信公眾號“我的商店”后,不僅可依托微信小程序操作,還可通過微信公眾平臺的登錄界面進入商城系統,操作路徑與登錄微信公眾平臺相同。此外,微信小商店的主管理員也可添加臨時或長期管理員作為客服人員,輔助公眾號主打理店鋪。

而當微信將公眾號、微信小商店之間的數據打通,意味著一方面微信開始加強自身在公眾號變現、帶貨的能力,進一步放大了微信內的私域流量價值,此外,“小商店”也支持在微信生態上的全方位渠道曝光。


圖:“小商店”可推廣場景

另一方面,如同某旅游電商負責人陳絡(化名)猜測,這或與工信部要求微信開放外鏈有關。

簡單來說,一旦全面解放微信屏蔽的外鏈,微信生態下的帶貨變現模式將受到大電商平臺沖擊,在反流量壟斷之下,微信生態的平臺內交付價值將會流失,微信開始加碼自身經營的“小商店”,意在將從選擇到交付的這一環節留在微信平臺上,有助于微信承載騰訊電商的“夢想”。

02

“小商店”之下,未來服務商該怎么走?

作為國民級APP的微信,一直是各行業眼中的“香餑餑”。2021年微信公開課 Pro 披露過一組數據:每天有 10.9 億人打開微信,7.8 億人進入朋友圈,3.6 億公眾號,4 億用戶使用小程序。

聚焦到旅游業內,2014年,騰訊決定將某些產業在微信上的入口交予合作伙伴,同程藝龍拿到了在微信端口上的入口,享受到微信生態鏈上的第一波紅利,到了2021年,第二季度財報中顯示,騰訊系流量占同程藝龍的流量構成比例超過70%。依托微信生態鏈上的流量紅利,即便疫情重創了旅游業,同程藝龍仍連續六季度保持盈利。

“人們直接在微信上購物的習慣還在培養,過去微信生態上的電商生態不成熟,隨著直客通、有贊等服務商的活躍,整體是在穩步向前。”某旅游電商人士指出過往酒店接入有贊、直客通等SaaS服務商,目的是輔助酒旅商家在微信上運營。

與服務商合作運營微信上的商店,更多是作為酒店無直連微信生態技術時的一種選擇,通過服務商提供優惠券等基本服務功能,滿足酒店初期接入微信生態的需求,如今這一價值是否會被微信“小商店”取代?

與此同時,這樣外溢出來的“口子”,其生死權掌握在微信手上。微信在2020年5月就以“外掛破壞生態平衡”為由封禁了社群運營工具WeTool。

換言之,當微信的流量不再壟斷,同時微信公眾號親自下場推出打通與公眾號之間隔閡的“小商店”,“直客通”們除了應對“裁判下場做選手”這一情況,恐怕還要進一步反思自身對用戶的價值在哪。

在2020年環球旅訊峰會上,直客通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劉華指出,直客通目前的價值,一是幫助客戶在內部渠道方面做效率提升,提升銷售額;二是在用戶管理側方面,即在私域上構建一些技術能力。

直客通是以“交易型SaaS + 服務”為業務核心,希望在管理服務上持續深入,輔助高星酒店及景區在微信生態開設官方直銷店,并獲取客戶。據悉,全國 85% 的五星級酒店使用直客通的數字化營銷解決方案,合作商戶官方微信月交易額超 8 億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接入這些服務型SaaS,數據的安全性始終橫亙在像陳絡這樣的旅游電商負責人心里,無論是“小商店”還是“直客通”等,都會觸及大量的酒店底層經營數據,陳絡所在的酒店體量并不小,若將酒店的數據外放到第三方企業,存在一定風險。因此,陳絡所在的酒管公司正在試圖自研商店系統,以期保障數據的安全。

由此可見,微信公眾號“小商店”的降本之效能吸引對于價格敏感的中小企業和KOL,至于未來怎么演變,就要看微信是否會進一步優化“小商店”產品和服務,掃除更多用戶的“痛點”。

微信 微信公眾號 直客通
黃書陽
黃書陽

環球旅訊

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。爆料和交流請聯系patrick@traveldaily.cn

已發表文章 61 篇
? 以商業目的使用環球旅訊擁有版權的內容,請遵循環球旅訊 版權聲明 獲得授權。非商業目的使用,請遵循 CC BY-NC 4.0。

評論

請登錄 參與評論
微信掃碼分享
特A级黄色试看片